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搞笑故事

来生之约

来源:经典在线故事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19-08-21

来生之约

贺府今日可谓双喜临门,除了是贺南天老爷的六十大寿,还是他新婚的好日子。

原来,贺南天看中了前来府中祝寿献艺的姑娘,早年丧妻的他便命管家说媒,没想到这姑娘只是犹豫片刻,便答应了求亲。

姑娘名叫张绮罗,原本跟养父流浪卖艺,现在她嫁为人妇,而养父因习惯了流浪生活,便独自离开了。

拜过堂后,贺南天一高兴,便命下人找来爱子贺来,他笑道:“大师曾说过,双喜临门之日,就是你灾难化解之时,明日起,为父女模撤销你的禁令,你可自由出入府邸。”原来,前段日子,贺南天给儿子算了命,说贺来今年不宜成家,甚至不宜出行、见生人,否则将会有血光之灾,除非家里哪天双喜临门了,才能化解灾难。贺来本要与父亲商量婚姻大事,却被父亲锁在房中,直到今日才出来。

贺来本知今日是父亲大寿之日,却未知另有喜事,不由疑惑道:“父亲,为何是‘双喜临门’?”贺南天面露喜白依色,把成婚的事告诉了儿子。

贺来一听继母是张绮罗,顿时呆住了。贺来和张绮罗半年前就认识了,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,贺来本要向父亲说的迎娶之人正是张绮罗!

贺南天花甲之年得娇妻后,自是十分疼爱,他倒是幸福了,可苦了儿子贺来,终日买醉消愁。可没过多久,贺南天却忽然病倒了,贺南天卧病在床,绮罗便终日守在身边端药递水。

这天晚上,下人们都睡了,绮罗走出房门把贺南天喝剩下的药渣倒掉,却见花丛里突然蹿出一个人影,将她一把抱住。绮罗本想呼喊,却被那人一下捂住了嘴,只听对方喘息着说:“是我,贺来。”贺来的嘴里喷出一股酒味,看样子他又醉得厉害。

绮罗没再挣扎,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往日从相遇到相爱的种种情景,全都浮现在眼前。自从贺来信誓旦旦说回家请示了父命就来娶她后,她日日苦等着他,却很久不见其身影,所以她借祝寿献艺为名来到贺府,本想找贺来问个清楚,可自始至终,贺来都没有出现,而这时贺南天却向她求婚了,张绮罗心一横,便答应了这桩婚事,也算是对贺来的一种报复吧。可没有想到,贺来另有苦衷。

贺来颤抖着手在绮罗身上抚摸了一下,绮罗顿时一惊:“不行!我已经是你父亲的人了!”说完,她一溜烟逃走了。这时,贺来的酒也醒了,他也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后悔不已。之后,绮罗便天天躲着贺来,不得已见面了,两人的神色也不自然。

好不容易又挨过了两个月,贺南天见自己的病一直不见起色,他考虑到自己死后,家里只剩下娇妻和儿子,只怕对儿子的名声有影响,就想把绮罗给休了,不料在这时,贺南天忽然惊闻绮罗有喜了,他把绮罗和贺来叫到床前:“绮罗,是我误了你的青春,我快不行了,本想临死前给你一点银子孟思雨简介,再还你一个自由之身,没想到老天垂怜我,竟让你怀上了我的骨肉。”

贺南天又对贺来说:“你母亲腹中所怀的不论男女,都是你的亲弟妹,你要善待,更要孝顺你的母亲!虽然你们年纪相仿,多有不便,只怕外人也会大嚼舌根,但你们只要做到心中无愧,便什么都不怕了!”交待完这些,贺南天便离开了人世。

办完贺南天的后事,家里又冷清下来。这天晚上,月色正好,绮罗忽然听到窗下有人叫她,她开窗一看,竟是贺来。只听贺来低声说:“绮罗,我好想你。”绮罗正色道:“母亲不叫却叫我小名,成何体统?”

贺来一脸黯然,但他还是不死心:“现在父亲不在了,咱们之间不必太拘泥,何况你一开始爱的是我,不过是因误会才赌气嫁给我父亲的,现在你我岂不是可以再续前缘?”

绮罗发出一声苦笑:“你现在说这些太晚了!我已经是你父亲的人了,岂能再与你纠缠不清?”

贺来一时无话,半晌,他痛苦地说:“我们明明相爱,却为何不能结成夫妻?”绮罗强忍着泪说:“我儿请回吧!母亲要休息了。”说完,她“啪”的一声关上了窗户。

贺来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从此,他真的恪守人子之道,每日在绮罗的厅外给她请安,再没提过感情的事。

友情链接